Summary:

- 2019 冠狀病毒病和長期冠狀病毒病患者出現腎臟損傷的風險更高 

- Opaganib 在體內模型的臨床前研究中顯著減少腎纖維化 

- 腎纖維化是逐漸惡化的過程,在慢性腎病患者中出現,最終可導致末期腎衰竭 

- Opaganib 是一種新型、晚期臨床階段的口服藥物候選藥物,具有雙重抗炎和抗病毒活性,已顯示對包括 Delta 內的變種展現強烈的抑制作用 

- 全球 475 名住院患者使用 Opaganib 口服藥丸治療 2019 冠狀病毒病的第 2/3 期研究已完成治療和跟進階段,並快將獲得頂線結果 

以色列特拉維夫2021年9月9日 /美通社/ -- RedHill Biopharma Ltd. (Nasdaq: RDHL)(「RedHill」或「公司」)是一家專業生物製藥公司,今天宣佈一項新的臨床前研究的結果,證明 Opaganib (ABC294640)[1] 在單側輸尿管梗阻誘導的腎間質纖維化模型中,可有效顯著減少腎纖維化。報告顯示,超過 20% 的 2019 冠狀病毒病住院患者出現急性腎衰竭[2]

腎纖維化通常會導致組織功能喪失和隨後的器官衰竭,死亡率高。有迫切需要新的小分子治療,以調節纖維化。體內療效研究的目的是在單側輸尿管梗阻 (UUO) 模型(一種充分表徵的腎纖維化模型)中驗證 Opaganib 對腎臟發炎和纖維化的影響。研究結果顯示,Opaganib 顯著減少腎纖維化。

RedHill 研究及發展高級副總裁 Reza Fathi 博士表示:「慢性腎病的一種常見途徑是纖維化,即患者形成內部傷口組織,可能會導致破壞性影響,並可最終導致末期腎衰竭。 這項新的臨床前數據顯示,Opaganib 具有降低腎纖維化的效能,加上至今觀察到的抗炎特性,使 Opaganib 定位為數百萬名慢性腎病患者的潛在新療法,並可能擴展至具有急性腎損傷風險的 2019 冠狀病毒病患者。腎臟損傷及其與纖維化相關的惡化是 2019 冠狀病毒病急性階段和長期冠狀病毒病的重要元素。最近的研究表示,在急性腎損傷後,而我們知道這可能是 2019 冠狀病毒病感染的結果,腎臟經常無法正確修復,而 Opaganib 可以抑制的鞘氨醇激酶 2 (SK2) 正是這個過程的一部分。 這些發現為我們在 2019 冠狀病毒病中使用 Opaganib 所做的廣泛工作提供進一步的支援。透過即將公佈的數字,我們希望在全球第 2/3 期研究中進一步了解 2019 冠狀病毒病住院患者接受 Opaganib 治療的腎功能結果。」 

腎纖維化是慢性腎病的常見結果,其特徵是細胞外基質成分和纖維組織過度積累和沉積。腎纖維化最終可導致末期腎衰竭,而這是一種需要腎透析或移植腎臟的破壞性疾病。慢性腎病是一種非常常見的疾病,影響 15% 的美國成人[3]

最近的研究發現,感染 SARS-CoV-2 患者的腎臟損傷風險以及慢性和末期腎病的風險更高,並與患者的發病率和死亡率相關。研究發現,即使是沒有住院需要的 2019 冠狀病毒病倖存者,在疾病的急性階段內,仍會增加出現像 慢性腎病等嚴重不良腎病的風險。此外,數據顯示,大約 10% 感染 2019 冠狀病毒病的人可能會經歷長期冠狀病毒病(急性後遺症),並可能涉及與急性腎病相關的結果[4]

Opaganib 是開發用於治療 2019 冠狀病毒病的領先新型小分子研究口服藥物,是一種獨特的宿主靶向、雙重抗病毒和抗炎藥物,可治療 2019 冠狀病毒病的起因及所衍生的影響。相信它透過選擇性抑制鞘氨醇激酶 2 (SK2) 來發揮其抗病毒作用,鞘氨醇激酶 2 (SK2) 是人體細胞中產生的一種關鍵酶,該酶可會被病毒吸收以支持其複製。全球 475 名患者使用 Opaganib 口服藥丸治療 2019 冠狀病毒病住院患者的第 2/3 期研究已完成治療和跟進階段,並快將公佈研究頂線結果。

與大型平台研究(例如 RECOVERY 研究和其他類似患者群體的研究)報告的死亡率相比,第 2/3 期研究迄今為止對盲法混合插管和死亡率的評價令人鼓舞[5]。此外,Opaganib 第 2/3 期研究也成功通過四項數據安全監控委員會的審查,包括無效審查,並將 Opaganib 的安全數據庫擴展至 460 多名患者及健康受試者。Opaganib 早前在嚴重 2019 冠狀病毒病患者中提供了美國第 2 期正面數據,最近在 medRxiv 發表。 另外,以色列和瑞士在同情使用豁免下鼓勵使用 Opaganib。

關於 Opaganib (ABC294640) 

Opaganib 是一種新的化學實體,是一種專有的、一流的口服給藥的鞘氨醇激酶 2 (SK2) 選擇性抑製劑,具有雙重抗炎和抗病毒活性。Opaganib 是宿主靶向型,因此有望有效對抗新出現的病毒變種,至今已對包括 Delta 在內的變種展示強烈的抑制作用。Opaganib 還顯示抗癌活性及腎纖維化的臨床前正面結果,並有潛力針對多種腫瘤、病毒、炎症和胃腸道適應症。

Opaganib 目前在一項全球第 2/3 期研究中作為 2019 冠狀病毒病肺炎的治療方法接受評估,而研究已完成患者治療和跟進,並快將公佈頂線結果。Opaganib 早前在嚴重 2019 冠狀病毒病患者中提供了美國第 2 期正面數據,最近在 medRxiv 發表

Opaganib 還獲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FDA) 指定為用於治療膽管癌的孤兒藥,並正在晚期膽管癌的 2a 期研究和前列腺癌的第 2 期研究中進行評估。基於對部分未經審計數據的初步審查,在正進行的前列腺癌研究中達到了主要終點。本研究中的患者應計、治療和分析正在進行中。

Opaganib 對 SARS-CoV-2 (即導致 2019 冠狀病毒病的新型冠狀病毒)表現出有效的抗病毒活性,在人肺支氣管組織的體外模型中抑制了病毒複製。此外,臨床前體內研究表明,Opaganib 具有改善炎症性肺病的潛力(例如肺炎),並透過降低支氣管肺泡灌洗液中 IL-6 和 TNF-α 的水平,降低了流感病毒感染的死亡率並改善綠膿桿菌誘發的肺損傷[6]

正在進行的 Opaganib 臨床研究已在 www.ClinicalTrials.gov 上註冊,而該網上服務由美國國家衛生院提供,允許公眾存取有關公共和私人支援臨床研究的資訊。   

關於 RedHill Biopharma   

RedHill Biopharma Ltd. (Nasdaq: RDHL) 是一家專注於腸胃道和傳染病的專業生物製藥公司。RedHill 推廣胃腸道藥物,Movantik® 是治療成人阿片類藥物引起的便秘,Talicia® 則用於治療成人感染的幽門螺桿菌 (H. pylori) 以及 Aemcolo® 用於治療成人的水土不服腹瀉。RedHill's 的主要臨床後期開發計劃包括:(i) RHB-204 正在進行一項針對肺非結核分枝桿菌 (NTM) 疾病的第 3 期研究;(ii) Opaganib (ABC294640) 是一種針對多種適應症的一流口服 SK2 選擇性抑製劑,具有正在進行的 2019 冠狀病毒病第 2/3 期研究,以及前列腺癌和膽管癌的第 2 期研究;(iii) RHB-107 (upamostat) 是一種口服絲氨酸蛋白酶抑製劑,在美國 2/3 期研究中用於治療有症狀的 2019 冠狀病毒病,並針對多種其他癌症和炎症性胃腸疾病;(iv) RHB-104 在克隆氏症(Crohn's disease)的第一個第 3 期研究結果呈陽性;(v) RHB-102 在急性胃腸炎和胃炎的第 3 期研究結果為陽性,IBS-D 的第 2 期研究結果為陽性;以及 (v) RHB-106 為一種封裝的腸道製劑。有關公司的更多資訊,請瀏覽 www.redhillbio.com / https://twitter.com/RedHillBio

備註:為方便起見,本新聞稿是公司以英語發佈的官方新聞稿的翻譯版本。有關英文完整新聞稿,包括前瞻性陳述免責聲明,請瀏覽:https://ir.redhillbio.com/press-releases  

 

公司聯絡人: 

Adi Frish

企業及業務發展總監 

RedHill Biopharma

電話:+972-54-6543-112

[email protected] 

 

傳媒聯絡人: 

美國:Bryan Gibbs (Finn Partners)

電話:+1 212 529 2236

[email protected] 

英國: Amber Fennell (Consilium)

電話:+44 (0) 7739 658 783 

[email protected] 

 

[1] Opaganib 是一種研究新藥,不可用於商業分銷。

[2] Nadim, M.K., Forni, L.G., Mehta, R.L. et al. COVID-19-associated acute kidney injury: consensus report of the 25th Acute Disease Quality Initiative (ADQI) Workgroup.(2019 冠狀病毒病相關的急性腎臟損傷:第 25 屆急性疾病質量倡議 (ADQI) 工作小組的共識報告。) Nat Rev Nephrol 16, 747–764 (2020)。

[3] 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 – 2021 年美國慢性腎病

[4] Bowe B, Xie Y, Xu E, Al-Aly Z,Kidney Outcomes in Long COVID.(長期冠狀病毒病的腎臟結果。) JASN 2021 年 9 月

[5] 以 463 名患者的初步盲法混合數據為本。公司並未在同一患者群體中進行直接的比較研究。使用 Opaganib 進行的全球 2/3 期研究與大型平台研究(如 RECOVERY)和其他類似患者人群研究報告的死亡率之間的理論比較,可作為一般基準,並不應被解釋為直接及/或適用的比較,就像公司進行了正面的比較研究一樣。

[6] Xia C. et al. 對 sphingosine kinases (鞘氨醇激酶) 的瞬時抑制為感甲型流感病毒的小鼠提供保護。Antiviral Res. 2018 Oct; 158:171-177. Ebenezer DL et al. 綠膿桿菌刺激核 1-磷酸鞘氨醇的產生和肺炎症損傷的表觀遺傳調節。Thorax. 2019 年 6 月;74(6):579-591。

熱門排行榜

本日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