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關於選擇和優先次序的故事。

這一天,台北圓山的夜空被跨夜藝術節的展演聲光,照亮得好不真實,每個展區及表演活動都極盡妖嬈的搶奪路人的目光與聽覺,一點也不客氣。


分散各區的表演目不暇給,在一定的體力時間內必須要做選擇,但更需要排優先次序的是飢腸轆轆的肚腹。晚間8點,包羅各國美食的室內廣場人潮洶湧,從蚵仔煎、甜不辣,到印度咖哩、墨西哥捲餅攤前,都各自有擁護族群,無論哪一攤都得在隔壁的布袋戲鑼聲中,一邊排隊、一邊共鳴著鬧熱滾滾。

此時的我,很餓!聽力今晚受到的刺激已達極限,想要快速止餓、逃離高分貝,而嗜美食的我又不想在這一餐上隨便打發,於是展開了我的抉擇之旅。先是在小籠包這一攤停下來觀望,包子飽滿看來不錯,但是到此異國美食林立之處卻點了一個自家附近就有的品項,是否有點不夠特別?

想著想著,繼續逛著,經過了披薩餅、義大利麵、日式丼飯,都覺得不夠特別,且排隊的人太多,我的胃似乎提醒著我不能等太久,就這樣一路在人擠人以及聲光的槍林彈雨中走到了餐廳林立的音樂廣場,廣場中間是爵士樂演奏,耳朵稍稍緩過神來,步伐稍稍減緩,再次陷入選擇的難題。

這一家西班牙料理菜單上的「白酒淡菜」圖片,吸引了我的目光,在這種音量下或許我可以考慮坐在餐廳裡吃,既健康又美味不發胖,唯一的缺點是我得一人占一桌恐被人白眼,餐廳上菜要等比較久吧?且價格有點貴,可以吃上10碗大腸麵線,一念之差,鼓起勇氣又退後,在門口徘徊再三,最後還是捨不得,匆忙走回了熱鬧的美食小攤區。

此時的我更餓了,廣場中音量卻更大了,擴音器音樂與人聲吵雜混搭成一種霸氣的入耳式侵略,只想快點買一份食物外帶回家安靜享用。路過剛經過的咖哩烤餅攤,耐著性子排隊,排到我卻剛好烤餅賣完了,有點後悔為何剛剛不早點選擇這也還算喜歡的美食,猶豫到最後連這個也沒有了。

拖著最後的一點力氣,就近在隔壁大腸麵線攤排隊,蚵仔賣完了,還剩甜不辣,老闆說:「剛好換下一鍋,你要等嗎?」此時的我已經學會不想耐心排隊的教訓,沒有異議地說「我願意」!若白酒淡菜是我的理想情人,最後卻因種種考量選了大腸麵線,怎能怪大腸麵線滋味太平凡呢?至少在當下,他是解救我飢腸轆轆的勇士。

選工作、選對象都是如此,考量太多,想要太多,浪費太多時間躊躇不前,只會讓自己最後在飢不擇食的情況下被迫隨意選擇,不甘不願又已無退路。應該一開始就訂好優先次序,然後做好必須有所取捨的心理準備,因為美好的事物背後一定有代價,如冒風險,或偏昂貴,或是得付出時間辛苦等待……。

生命充滿了賭注,在快速變化的世界中,不可能完全準確預估代價與結果,得接受這個人不一定勝天的事實;但是優先次序的選擇與取捨練習,卻是我們能夠掌握命運的最大極限。

 

 

 

(Photo by Christopher Carson on Unsplash)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