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看牙醫,居然要先吊點滴!

最近武漢肺炎造成風風雨雨,每天都看和聽不到好消息,都是負面訊息。讓我想起2007-2010年應台商朋友之邀前往上海,負責在南京江寧開發區內的中央工廠,光是樓地板面積就多達6萬平方米,相當於今天新竹市的風城購物中心規模的空間,規劃以烘焙為主的博物館、大賣場和五星級飯店。

有一天,我在上海突然牙痛,被祕書安排到上海某大學附屬醫院看診,一進去就被場面驚呆了,一堆人都在打點滴,難道看牙醫也要吊點滴……?果然沒錯,就是要先打點滴。這對治牙痛有什麼意義?這一生從來沒有在牙醫診所吊過點滴,當時入境隨俗吊就吊吧,我從來不知道上海這麼國際化的城市,看牙醫居然要吊點滴!真是不可思議!

完回公司,臉頰還是腫腫的,牙齒還是痛的,用冰水冰敷。一位來自台灣的董事看到,就問了一下,然後立馬安排我到在上海市開業的台灣醫生。一進入診所,立刻啟動「台灣模式」,打開嘴巴,讓醫生看牙、機器深入口中治療。大概不用半個小時就解決了,後來就都在這裡解決牙齒問題。真是感謝當時的台灣醫生和台灣董事的協助和安排。

我在車上回頭問台灣董事,為什麼上海看牙齒需要吊點滴?他說,這樣醫院才有收錢的名目啊!果然如此。其實早年台灣看病好像也是這樣,打個點滴似乎是醫療診所增加名目的收入之一。幸好我在大陸工作了3年,沒有什麼太多病痛,也當時記得台灣剛從勞保轉到健保。

查了一下,台灣的健保始於1994年7月19日立法院通過《全民健康保險法》,宣告全民健保獲得民意授權。1995年3月1日正式全面實施「全民健康保險」。 2003年健保局完成全民健保卡全面IC卡化,全面連線。真是人在異鄉,才知道台灣的好!

事隔17年,在電視上看到武漢肺炎首位痊癒的患者,分享感恩的心情,喚起我當年的經驗,真的很有同感,台灣長期建立的專業又完整的醫療系統,真是感謝和感動!最近中國的疫情還沒有退燒,我想應該有不少台幹或台商都會面對去留的問題,只是正在崛起的中國好賺錢,台灣的薪資又缺乏吸引力,必然陷入兩難。

其實17年前發生的SARS事件,即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首次流行,之後發生零星的實驗室感染。疫情主要暴發於2002年11月初,在中國廣東河源市最早出現(世界衛生組織指源頭是在廣東順德)。由於病者出現肺炎病症,當時歸為非典型肺炎,即所謂的SARS事件

當時的新竹市也有患者,印象最深的是,救護車要將患者送入省立新竹醫院時,被包括當時市長在內,帶領醫院附近的里長們,一起圍堵在醫院門口,不讓救護車進入。當時的SARS對台灣整個經濟和產業造成非常嚴重的衝擊,特別是旅遊觀光和餐廳等,當時我們買了3天2夜的高雄圓山大飯店的行程,支持旅遊經濟。

這次武漢肺炎看起來挺嚴重的,傳染性強,影響性絕不亞於SARS事件。特別是17年前的中國,不是製造大國,對其他國家的影響小。事隔17年,中國已是全球供應鏈的一部分,包括電子、手機、口罩、藥物等。

中國打噴涕,全球都感冒!好奇的是,現在在上海市看牙醫,還要不要先吊點滴?

摘自《科技生活雜誌》2020年3月號221期   文/潘國正  圖/黃國倉

熱門排行榜

本日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