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作推手-唐山書店

獨立書店先行者陳隆昊_力推台灣文化品牌

 

 

近年獨立書店在全台發燒,甚至成為招睞文青旅人的熱景之一,這幕後有些推波助瀾的力量,而人稱獨立書店先行者的陳隆昊,現為台灣獨立書店文化協會理事長,不僅在近年如雨後春筍般的書店熱上使勁,也在他經營書店將近40年所在的溫羅汀投注熱力,作為在地文化人的他如何參與打造這個臺灣文化品牌,又如何延續品牌生命力?

 

禁書的年代 餵養文青的養分所在地下室的唐山書店,是許多學生找尋文史哲、社會科學類書籍必訪的書店,創始人陳隆昊在戒嚴時代末期開設出版社,3年後再辦書店,他想起祖輩稱自己所來的原鄉為「長山」(客語),寫作「唐山」,而取名「唐山書店」。當時他引進不少禁書,為那個年代的文青提供知識的養分,倏忽已近40個年頭。

 

圖1

 

 

「那時候哪有什麼獨立書店,」榮獲第40屆金鼎獎特別貢獻獎的陳隆昊憶說開店的年代,雖無獨立書店之名,其實各家書店都有獨立精神──作為文化、思想的傳播者,每個書店的經營者都有自己的想法,在他眼裡獨立書店早就有了,並非這幾年才出現的文化現象。

 

要談獨立書店,須先定義何謂獨立書店,他認為,獨立書店並非相對於連鎖書店,而是經營者具備獨立精神或風格,不被大財團收編,不向流行暢銷書傾斜,按照自己的理念經營的書店即是獨立書店。現在的唐山書店已是搬遷過的第3個店址,但始終都在溫羅汀街區的地下室,也意味著非主流的選書,如同他於溫羅汀行動聯盟所寫下的獨立精神標語:「我們沒有華麗的裝潢,但我們在微暗的地下室為你張羅了學習之海。」

 

他笑說,340年前沒有人會在地下室開店,為了吸引讀者,他還找來美女當店員,吸引讀者走向地下室。唐山在當年是文史哲類書籍較齊備的書店,成為文科學生必尋書的書店之一,也陸續吸引了一代代讀書人慕名而來,連李敖、陳映真也到訪過。

 

圖2

 

 

人文薈萃溫羅汀 小眾是主流

 

也許是因為喜愛閱讀、因為熱心公眾事務,如今已屆退休之齡的陳隆昊精神矍鑠投入形塑「溫羅汀」的連年行動中。他指著地圖上由溫州街、羅斯福路、汀州街,以及新生南路等幾條街所圍出的區域,說起最初取名時曾用「新溫羅汀」之稱,但有「新」不免讓人問起「舊」的溫羅汀何在,最終定名為「溫羅汀」與年輕人出沒的「西門町」相對比,此區是讀書人的天堂。

 

台灣最有名的書店商圈,一是重慶南路,一是溫羅汀一帶,然而重慶南路的書店街已然泯滅,當各地書店倒成一片,許多大學旁數萬學生「養不起」一間書店的時候,溫羅汀卻如繁花盛放,對此現象,他理所當然地說,公館商圈是台大、師大、國北教大、政大、世新……等數校的知識轉運點,如果連溫羅汀都養不起書店,台灣也不會有其他地方養得起了。

 

圖3

 

 

人文薈萃的溫羅汀是華文世界少見書店密度極高的街區,不獨書香滿溢,咖啡店、Live House和特色小店、NGO 組織也特別密集,小眾精神蓬勃;此外,還有很多教會且多為主教會或總會駐點,運動用品品牌Outlet最密集之地。如同唐山書店的「唐山」,並非特定的地理位置,而是指涉精神上的故鄉,後來興起的溫羅汀也同樣非指地理位置,而是一種人文意涵的指涉。

 

「溫羅汀並非刻意製造出來的,」陳隆昊介紹,這一區域店家如此豐富的特色、如此的密集,都是因為在地強烈的人文提供了沃土。

 

華人世界第一町

 

2005年台北市文化局為推廣台北市文化風氣,與學界及當地書店、咖啡廳、人文茶館等業者聯手推展活動而出現的「溫羅汀」,不同於一般政府策動的活動結束後,相關的組織、活動也宣告解散或停擺的命運,發自溫羅汀的在地行動才剛要開始。

 

圖4-1

 

以書店為主軸、串連在地的「溫羅汀行動聯盟」,在2005年活動期間成立,大約20072008年前後,陳隆昊首次在日航機上雜誌乍見溫羅汀的報導,其後在龍應台任文化部長時看重獨立書店作為城市文化指標,將扶植獨立書店列為出版產業政策的一環,溫羅汀也因此受惠,陸續舉辦諸多講座、活動,溫羅汀熱潮更加蔓延開來。近年大安區公所、文教基金會、建商等辦活動、推案都樂於打出溫羅汀為旗號,足見大眾對溫羅汀的認同與印象,不獨視為在地的文化品牌。然而聯盟至今依然未正式官方登記,展現了真正發自民間燃燒的力量以及獨立的精神。

 

前年台北市長柯P問陳隆昊對溫羅汀的看法,他喊出「華文世界第一町」、「亞洲第二町」之稱-僅次於有上百年歷史,也是目前世界最大的古書街日本神保町!在這裡,文科、理科、性別、宗教、上天下地什麼樣的書店都有,找書看書累了可以逛逛特色小店,肚子餓了可以找到各式各樣的吃食,人文的底蘊滋養各種概念、理想在此生發,是小眾經營者的沃土。然而,這一切的發生,源自各式獨立書店薈萃於此。

 

圖4-2

 

 

獨立書店遍地開花的推手

 

在青年返鄉潮,帶著知識與理想返鄉的年輕人,在全台各地開起了一間間的獨立書店,加上政府的扶植挹注下,遍地開花。閱讀習慣的劇變,全球書業大崩潰,傳統書店一間間倒下,新一代的書店卻一間間開起,作為獨立書店的先行者,陳隆昊認為今日開書店者更有勇氣,「過去只要全力賣書就可以獲利,今天賣書獲利難,需有所變通、務實的作法,才能勉強生存。」他更進一步指出,「過去賣書,只有要不要擴大規模的抉擇,今日卻要對抗的是巨大的網路書店一路的鯨吞蠶食。」

 

圖5-1

 

圖5-2

 

因為生存不易,團結是力量,一群書店的經營者於2013年組成「臺灣獨立書店文化協會」,推舉熱心文化公益的先行者陳隆昊為創會理事長、台中東海書苑廖英良為祕書長,共同投入臺灣的獨立書店與閱讀的推廣,向政府取得資源,挹注獨立書店在各地開花,傳遞獨立書店的精神與文化,也讓大眾關住自家附近的獨立書店,雖然會員僅560家,卻為全國的獨立書店提供協助與服務,近年聯合向出版社和經銷商進書、繪製發行獨立書店地圖……陸續策動許多書展活動與書店經營的講座,例如如何推介書、認識中盤商等,將書店經營的經驗與有志開書店的人分享。

 

圖5-3

 

 

打造台灣文化品牌 發揚共好精神

 

無論是獨立書店還是溫羅汀,都已成為台灣文化品牌,最強的軟實力,吸引許多文青與國內外遊客慕名尋訪。溫羅汀是紅了,但書店的生意還是得跟上,陳隆昊希望書店們能找出自己生存的利基,無論是紙本還是數位,從出版到賣書,從上游到下游,找到「共好」的方法。

 

他道出期望:「希望將台灣的獨立書店朝日本匠人精神打造。」小書店存在的意義,是讓孩子們在家附近有書店可以去,期望退休後發動「書車」行走於偏鄉,讓所有想讀書的孩子有書讀。

 

他語帶提醒,「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科技人每每追求量化,然而做些對社會貢獻的事情,不能一味量化。

 

入書坑、與南天書局的淵源

 

圖6

 

 

新竹關西出生的陳隆昊,少小時在家聽日語、講客語,父親帶他去到山裡原住民部落打獵,在那裡,覺得身為客家人的自己是主流;然而到新竹、台北大都市時,發現自己非主流,在族群、文化擺盪間,啟發他對弱勢族群的敏感與關注,影響後來他選讀台大考古人類學系、政大邊政所,及至開設文史哲出版社與書店,一生與書為伴。

 

餵養了數十屆學子的陳隆昊,開玩笑的談起推他入「書坑」的始作俑者南天書局創始人魏德文,不無感念學生時期在南天打工,耳濡目染深受感召,獲魏德文支持,在退伍後創立了唐山的往事。

 

榮獲第28屆金鼎獎終身成就獎的魏德文,藥學系出身卻選擇文史出版為志業,1960年代起應研究中國的需求,方志、百部叢書等古籍出版蓬勃,他於1976年創立南天書局,導入西方求真、重邏輯的編輯體例,先做出版而後賣書,主要銷往海外。他透露與陳隆昊在關西一同長大,兩家是祖先一同渡海來台的世交。他認為出版「存在就是價值,希望將好的書留下來」。

 

溫羅汀有足夠的養分,能發展起來必須大家放下私心,同求「共好」-這也是陳隆昊身為客家人,從祖先傳承下來的精神,送給我們的科技讀者。

 

 

圖説:

刊頭-熱忱文化公益志業的陳老板,投入臺灣的獨立書店與閱讀的推廣,分享書店經營的經驗。

1. 通往地下室的梯間通道,象徵唐山書店自戒嚴時代以來持續餵養台灣批判性思考的「地下」禁書。

2. 如今的唐山書店,不時在店內舉辦講座、新書發表會,也現身與作者對談。

3. 穿梭溫羅汀的街道巷弄間,感受飄散在空氣中交織書香與咖啡香的人文氛圍。

4-1.4-2 在陳隆昊心目中的溫羅汀精神象徵加羅林魚木下,可見參與溫羅汀行動的主要書店的精神標語。

5-1.5-2.5-3 加羅林魚木成為溫羅汀的精神地標,有讀書人的參與,做出不一樣的東西,將原來的台電圍牆推倒的磚塊水泥以鐵絲束為牆,撇除硬舖面,做出可涵養水分、長出草的地面。

6. 南天書局創辦人魏德文與陳隆昊從少小即相識。

 

 

延伸閱讀

為您推薦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