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份前往尖石水蜜桃行旅,距離上次去尖石至少是15年前的事,結果遇到認識20年以上的兩位好朋友。一位是頂定·巴彥牧師,當年他在清大服務時,曾安排一次清大人社院教職員工參觀水田部落,那次有獵人學校的內容,又有道地的部落風味餐,真是回味無窮。

後來發生水田部落的大事,一位號稱藝術家的原住民,把全台灣最低海拔的北德拉曼巨木森林,擅自向媒體公開,造成全台在假日蜂湧把水田部落擠爆!

我因而專訪頂定·巴彥牧師,他說了一句: 「部落長老合議決定封山,請大家等我們準備好,再來!」聽了真是感動!

回想起來,當時我評論說:「他們做了很好的決定,因為部落是大家的,不要以為人來多了, 就有錢的功利主義,弄亂了部落百年保持的寧靜生活。」他說,非常感謝我的仗義直言!目前他在嘉興國小擔任「文化師」,傳承泰雅族的傳統和智慧!

第二位老朋友是前新竹縣議員、前尖石鄉長、現任原住民處長的雲天寶,他在台上當下就認出我,說好久不見的老朋友!很感動原住民朋友天性樂觀、友善的生活態度!

我回味了當年他當縣議員在議會總質詢時,很感慨,甚至硬咽的說:「為什麼原住民總是面對災難,成為被補助、救助的角色?」我深深體會他的心情,因而大篇幅報導他的質詢。很感動的是,這件25年前的事,他依舊記得且感謝我!

我還記得邀請他上我和洪主任共同主持的「愛上新竹」節目。請他說明姓「雲」的由來,他很深沈的回憶說,以前他們家族住在李崠山下500公尺的馬石部落。日本人統治時長輩就改過一次名字,叫田中、山本之類的。

國民政府來,又被要求改名字,他的祖父說部落每天都有雲霧繚繞,就用日文說,那就姓「雲」吧!

悲哀的是,另一位兄弟面對管區員警,拿百家姓讓他們選時,這位兄弟說,我們住在高山上,百家姓有「高」這個字嗎?於是他們家就姓「高」!結果同兄弟一個姓「雲」,一個姓「高」,你說奇怪不奇怪?

我為他身為原住民原是島嶼的主人,卻被輪番統治的無奈感到不平!

第三位是新朋友——尖石鄉代表會代表江朝西,他有塊海拔約1,700公尺的土地,種的水蜜桃非常甜美有汁,但8、9年前一個颱風早在4、5月就來,把所有種植待收成的水蜜桃,全部打倒落地,滿地狼藉的水蜜桃,舉步為艱,大嘆原來有80-100萬收入,一夕間化為烏有。

於是他想擺脫看天吃飯,而且1年只有1穫的水蜜桃栽植。他接受包括雲天寶鄉長等友人的建議,改種高山茶,1年可以有3次收成。如今他已經銷售自創品牌「雲萃茶作」,大減水蜜桃種植面積,以免重蹈覆轍!

見到兩位老朋友和一位新朋友,很是高興,他們的生命故事,真是活生生的一本書!祝福三位朋友,疫情總會過去,新生已然到來!生命各自精彩。好友們有機會到尖石秀巒泰崗部落,請到泰崗7鄰110號找江朝西喝茶,他的茶可是北部海拔高度最高的高山茶。

 

潘國正,喜歡逛街(看東看西/城市觀察),喜歡旅遊(寫東寫西/文化采風)

 

延伸閱讀:

【城市臉譜/潘國正專欄】水金九──美很久

防疫旅遊這樣玩 青春山海線療癒之旅

北台灣散策【水金九】

【城市臉譜/潘國正專欄】台灣人民的核心價值

【城市臉譜/潘國正專欄】口罩文化的大不同

【城市臉譜/潘國正專欄】巴黎的五菜一湯

【城市臉譜/潘國正專欄】我在布拉格

【城市臉譜/潘國正專欄】上海看牙醫吊點滴

熱門排行榜

本日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