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底,國民健康局來函要我申請國民年金,我開始慎重思考老年問題。

 

儘管過去我三不五時無病呻吟寫寫老人文章,內心深處可一點都不服老。去年春天,我在台北捷運車廂裡,站在博愛座前,當時我腦中有一個念頭:萬一有人站起來讓座,我該怎麼辦,就這樣忐忑不安地站到目的地,「所幸」捏把冷汗「安全下車」。找了一個空檔,我立刻把心情寫在我們家的Line群組:「我好害怕被讓座。」一向習慣「已讀不回」的兒子給我一個大大的讚!

 

我的部落格在200911月開張,名曰「青春尾巴男的筆記簿」,那是9年前的事,別說部落格己經「停格」多時,青春不再,即使再要續篇,恐怕也得改名。

 

個人是FB的常用者(不敢說是重度使用者),之前大頭照下的自我簡介有一段話:「中年已過,老年未至,愛運動,愛喝水(酒)。」自從接到國民健康局善意的提醒之後,我就把它改成:「年紀半票,笑看人生。始終好奇,天馬行空。」

 

一月底到台北參加老長官七十壽宴,高鐵當然是半票(真的有差),還刻意買半票坐捷運,16元變8元,為了這八塊錢,還得排一下下隊,重點是站務員叫一聲「阿北」,我一時反應不過來,還回頭看看她是不是叫後面老頭子,約莫過了10秒我才猛然驚醒,喔!她是跟我說話。(回程為了要趕時間,搭計程車到台北車站,全票。)

 

年初參加小學同學會,每個人年紀相彷彿,但是看起來卻是有老有少,男同學女同學都是如此,想當年誰不是毛頭小子?50幾年過去,也該老了,然而同學中硬是有人雞皮鶴髮,有人皮膚光滑,其間差距當然有生活壓力的因素,然而是否持續學習成長也是關鍵。

 

有人把「學習」當成「活著」的標準,這種說法固然有點言過其實,不過, 哈佛大學對幸福的定義倒是可以參考:能夠持續的學習跟成長。沒錯,當你不斷地學習而不斷地有所得時,內心必然湧現歡喜的情緒,這不就是最幸福的一件事嗎?所謂相由心生,內在的從容與滿足,絕對會反應在容顏上的。

 

宣布今年退休的張忠謀先生前陣子接受訪問談退休生活,他引用已故英國首相邱吉爾的詩:「黃金般的晨潮,黃銅似的午潮,鉛般的黃昏。」他說,無論它是什麼金屬,我都盡力磨擦,使每一個金屬發出它特有的光芒。他藉此描寫人生,「青年是黃金,中年是黃銅,老年是鉛。」不管在人生什麼階段,他都要讓它發出它該有的光芒。

 

這是多麼棒的期許,已經到了鉛的年紀,千萬不要不自量力還想發出黃銅甚至黃金般的光芒,而應該認命地擦亮鉛塊,讓鉛閃爍它該有的光亮。不斷地學習也是擦亮金屬的途徑之一。

 

新春伊始,我如此深深自我期許,Oh Yeah

 

 

首圖:Photo by Min An from Pexels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