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畢業季,在我們那個年代,女生投入社會找工作, 男生等著入伍服兵役。

 

說起當兵,人人都有說不完的故事,我的爽兵生涯除了見識飛官的超級智商以及地勤人員的生活面向外,對於我投入新聞工作也有相當程度的影響。民國65年底,我扛著藍白條紋的行李袋到台中清泉崗基地報到,分發到飛行部隊擔任政戰官。

 

清泉崗空軍基地因為支援當年越戰美國空軍,而成為遠東最大最好的軍用機場,因此大都以英文簡稱CCK名之,不論機場跑道品質或是基地環境乃至於基地PX(福利社)的商品,都是國內各軍事基地中首屈一指的。我在服役時還曾聽到部隊老士官長告訴我,因為美軍對機場跑道品質嚴格要求,造成好幾個習慣偷工減料的營造商因為通不過驗收而倒閉。

 

分發到這裡服役堪稱是人人稱羨的「爽兵」,兩人一間的寢室,三餐使用飯票,三餐用餐時間很長,只要是規定時間內都可以自由用餐,不必八人或六人一桌,也不必板凳坐三分之一,飯菜打好就開動,是自助餐性質,不像入伍訓練時整天戰戰兢兢的充滿了「肅殺」氣息。除了正常的星期天,另外還有特別休假,算起來等於一周休兩天,所以我們在40年前就享受到「周休二日」的福利了。

 

我報到時,越戰已經結束一年多了,基地不再支援美國空軍,美方人員大部分已撤離台灣,只剩下少數留下善後的美軍,但是,機場的福利設備還維持運作,像是高球場、保齡球館、軍官俱樂部的酒吧等,一樣不缺,最讓我們這些「國軍」心動的是福利社還可以買到當時台灣市面上少見的香檳酒等「洋貨」。那時還沒有開放國外觀光,對我們而言,這些洋玩意兒還真是稀奇,我也曾買幾瓶在休假時帶給家人開開洋葷。

 

服役期間,國內發生一件震驚全球的「中壢事件」。此事緣於民國66年底全省縣市長選舉,因為桃園中壢地區的群眾抗議選舉有作弊嫌疑,先是包圍中壢警分局,最後竟然把分局給燒了。這是何等的大事,然而因為當時尚屬戒嚴時期,報紙對這個事件報導不多,我很好奇希望了解事件的真相,所以在返鄉休假時,特地蒐集了一些「道聽途說」的消息,又在書店購買了一些關於這起事件的「祕聞」。

 

回到部隊適逢一年一回的莒光週(為期一星期的政治教育活動),我是政戰官必須擔任教官,我不想老生常談講那些空洞的政治教條,於是大膽地把以上資料拼湊成一個鐘頭的課程,在保守封閉的部隊竟然大受好評,很多飛官口耳相傳,一個星期內我講了三堂,最後兩堂都是爆滿,而且沒有一個人打瞌睡。

 

其實在當時這類題材是非常敏感的,然而從部隊上下對我講授題材反應熱烈看出,大家都非常想知道事件的全貌,只是都不敢輕易表達他們的期望。這個經驗促成了我的生涯抉擇,內心深處原本就已埋下追求真相的因子,那時候接近退伍,也就是忙於找工作的時候,恰好中國時報招考記者,我於是毫不猶豫地報考僥倖獲得錄取,一退伍就進入媒體,實踐追求人間正義的夢想,一路走來迄今還退而不休,職業病不時發作,好為人間鳴不平,CCK那一個「政治周」竟然影響我一生,實在是始料未及啊!

 

首圖:Photo by  Alexander Andrews  on  Unsplash

BACK